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奇异的乱伦换妻】【完】
【奇异的乱伦换妻】【完】

我的第二任老婆小音真是个天生尤物,别看40好几了,那性欲可真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30如狼,40如虎,50如金钱豹。每次我们肏屄时,她那疯狂的动作、淫荡的叫喊总是刺激的我兴奋异常,结婚半年了,一到床上她就如胶似漆的粘在我身上,我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她的儿子杰文18岁,8月底去南京上大学,国庆节回来了,一进家母子就亲密的拥抱在一起,虽然有点亲密过度,但小音离婚3年,母子相依为命,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有一个应酬,我喝了很多酒,晚上回到家就睡了。半夜,我渴醒了,迷迷糊糊去客厅喝水,经过儿子卧室,听见里面在说话,门开着一条小缝,我往里一看,顿时酒意全消。只见她们母子赤身裸体在床上搂抱着。

  “妈妈,都一个多月了没肏你的屄了,想死我了。”

  “妈妈也想儿子的大鸡巴呀。”

  “你喜欢被老公肏还是喜欢被儿子肏?”

  “都喜欢呀,因为两种感觉不同嘛。”

  “有什幺不同?不都是用鸡巴插屄吗?”

  “当然不一样,被老公肏是被爱的快感,被你这个坏小子肏是母子淫乱的刺激。等你有了老婆就知道肏老婆和肏妈妈的不同了。”

  “我现在就再体验体验肏妈妈的乱伦刺激。”说着,儿子翻身压上妈妈。

  “你都射了两次了,不要命啦。”妈妈搂住儿子,语气中透着疼爱和亲昵。

  “没问题,上次我走的前一天,一天就肏了你6次,要不是晚上你老公在,我还要肏几次呢。”

  “你真是头小种驴。”妈妈握着儿子的鸡巴喜爱的说。

  “妈妈,你这头骚母驴下了我这个小骚驴,又被我的骚鸡巴肏你的骚屄。”

  “好儿子,想肏就快肏吧,他醒了就不好了。”

  儿子跪起来,把妈妈的双腿架在肩上。我清楚的看见她的屄张开着,水汪汪的,屄毛凌乱的粘在一起。儿子挺着鸡巴抵在屄口上一插而进。只见鸡巴在屄里上下抽插,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抑制着没出声,悄悄的回到卧室。

  我睡不着,想了很多,最后我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关于乱伦的调查,那篇文章上说,当今社会乱伦的家庭大概占5%,而母子乱伦的又占其中的70%以上,原因就是现在的独生子和母亲在心理上的相互依赖性太强,尤其是单亲家庭,儿子往往年龄很大了还和母亲在一起睡,而现在的孩子发育的又很早,在网上接触很多色情的东西,忍不住的会对身边的妈妈想入非非,进而实施性侵犯。做妈妈的出于溺爱,一般是训诫、反抗无效后就顺从了。想着她们母子淫荡的情景,我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兴奋,鸡巴暴涨起来,我的换妻计划看起来会顺利实现的。

  今天我和一个新客户一起喝酒,因为我们刚成功的合作了一笔生意,所以酒兴很高,不知不觉的都喝的有点多了,从生意谈到女人,从女人谈到自己的老婆,我们毫不顾忌的夸耀自己的老婆在床上如何浪,工夫如何好,说着说着就提出换着玩一玩。其实我真有点担心小音接受不了,现在看来应该没问题了,她既然能乱伦,当然也不会拒绝我的换妻了。

  越想越兴奋,我忍不住又去偷窥她们,只见儿子半靠在床头,妈妈坐在他的身上上下起落,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儿子一只手捧着妈妈的大奶子嘬着,另一只手的食指扣进妈妈的屁眼。

  “啊……啊……,小公驴儿,妈妈的花心被你的鸡巴顶的好舒服。”

  “骚母驴,你好会肏,肏的我也好爽呀。”

  我贪婪的看着,不知不觉把门推开的大了许多。

  “母驴好累,该小公驴儿上来肏了。”妈妈气喘吁吁的转身下来,突然看见了我站在门外,“哎呀”一声楞住了,我也一楞,但很快回到了我的卧室。一会儿,小音也过来了。

  “老公,对不起,和你结婚后我本来想结束的,可是……”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你,这样的事在很多家庭都有。”我搂过来她,轻轻的抚摩她的头,好象在安慰一个做错事感到害怕的孩子。

  小音依偎着我套弄我的鸡巴,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她握着儿子鸡巴的景象,我的鸡巴又暴涨了,我翻身压在她身上,鸡巴插了进去,她的屄里还残存着儿子的精液,粘粘滑滑的,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儿子肏她的情景,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的兴奋,我疯狂的肏着,她的屁股扭动着迎合我的抽插,可能怕儿子听见,她压抑的闷哼着。当她全身颤抖、肢体僵硬、阴道有节奏的收缩时,我也喷射了。

  “老公,你真不怪我吗?”

  “不会的,而且,你们还可以继续下去。”

  “真的?”她似乎不相信的看着我,看到我肯定的点着头,她搂着我高兴的说,“老公,你真好。”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会觉的老公更好。”

  “什幺好事?”

  “我和一个朋友商量好了换妻。”

  “换妻?”她不解的看着我。

  “就是让他肏你,我肏他老婆。”

  “这叫什幺事呀,我可不干。”

  “这有什幺?人生在世不就是找乐吗,肏屄是最乐的事,只要双方愿意,不伤害别人就行。”

  “我……我……我不干。”我看出来她是愿意的,只是在掩饰自己。

  “老婆,别装了,能和儿子肏就不能和别的男人肏吗?”

  “你坏,你坏!”他把头埋进我的臂弯里。

  第二天,我和曹力通了电话。

  “我这没问题,我老婆燕子骚的很,我一说她就让我给你打电话,昨天晚上就想让你去呢,哈哈。”

  “我老婆也没问题。”

  “那我们今天在一起吃个晚饭,先互相认识一下。”

  “好的。”

  下了班,小音给儿子打电话说我们去参加一个聚会要回去晚一点,我们就一起去饭店。曹力夫妻已经到了,一见面,小音和曹力似乎同时一楞,我想他们可能以前是认识的。席间,我去卫生间,曹力跟了过来。

  “老兄,巧了。”

  “我看出来了,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小音是我前妻。”

  “那好呀,你们可以重温旧情了。”

  “我吃的是回头老草,你可吃的是新鲜嫩草呀。”

  “哈哈,你把老妻丢下,找了个20多岁的小娇娘,没想到还是便宜了我。今天可要和老妻玩点新花样了。”我故意幸灾乐祸的调侃他。

  “别得便宜卖乖了。小音是竹筒屄,保证爽歪了你了,要不是燕子装怀孕逼我,我才舍不的小音呢。”

  吃过饭,我们一起去了曹力家。我附在小音耳边小声说:“去和你的前老公再续新欢吧。”

  她看了曹力一眼“扑哧”笑了。

  “你现在是我老公了,别纠缠别人的老婆了。”燕子拉着我去了卧室,我们脱衣上床,燕子拨弄我的鸡巴说,“你的这根老骚棍很不错嘛,又大又黑,我喜欢黑鸡巴,性感。”

  燕子身材非常好,奶子不太大,但尖挺挺的,奶头向上翘着,小腹平平的,耻骨高高隆起,上面覆盖着浓密、黑亮的屄毛,两片肥白的大阴唇微微张开,桃花瓣似的小阴唇绽放着,我们迭压成69式,我的舌尖在她的阴蒂、阴唇上扫动,又探进屄眼旋转,她含着我的鸡巴时而舌尖轻扫龟头,时而整根套入。

  “啊……屄好痒,快肏我!”她吐出鸡巴扭动着身体叫起来。我转过身,看到她双腿大张、白臀高抬、屄眼洞开的骚样,感到更加强烈的刺激,我黑大的鸡巴对准她红艳艳的屄眼插了进去,我不急不缓、九浅一深的插她,浅似婴儿含乳,深如蛟龙入洞,她的淫欲越来越高涨,阴水沁出顺屁股沟向下流淌,床单湿了一大片。

  “好老公、亲老公,使劲肏呀!”她的屁股一抬一抬的想让鸡巴插的更深。

  我知道火候到了,发起了冲刺。在我快速而有力的抽插下,她摇头晃臀,“啊……啊……”大叫。当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她大叫一声“我上天了!”阴道收缩起来,我的鸡巴被紧紧勒裹,我赶快停止抽插,提一口气紧闭精关忍住没有喷射。

  “你真行,竟能忍着不射,鸡巴还硬硬的呢。”她握住我的鸡巴亲我。

  “小骚屄儿,我还要把你再送上天呢。”我把手指插进屄里扣弄。

  “我要你抱起来肏,”

  “好的。”我站在地上,她双臂搂住我的脖子,双腿跨在我的腰间,我端着她的屁股向上挺动,她的奶子压在我的胸上身体上下耸动,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

  “我们去看看他们吧。”她眼睛向外一瞥。

  我端着她来到客厅,只见小音扶着沙发靠背弯着身体高抬屁股,曹力在后面搂着她的腰狂肏。

  “燕子过瘾了吧?”曹力看我们来了,对燕子说。

  “你也美了吧,又肏上你的竹筒屄了。”燕子回了他一句。

  “小音,你们是两个旧夫妻一对新情人,有何感受?”我调侃他们说。

  “美你的去吧,老牛吃嫩草。”小音抬起头笑了。

  “我这个新老公是头大种牛,可把我肏爽了,你真有福,天天享受这头大种牛。”燕子冲小音挤眉弄眼。

  “她还享受小种驴呢。”我配合燕子调侃小音。

  “去!肏你的小嫩屄儿去吧,别在这胡说了。”小音瞪我一眼阻止我说下去。

  我端着燕子回到卧室,把她放倒在床边,我站在地上举着她的腿肏她。

  “你刚才说的小种驴是什幺意思?”燕子问我。

  我趴在她身上缓慢的抽插着绘声绘色的把小音和儿子乱伦的情节讲了一遍。

  “哇塞!好刺激!”燕子听的兴奋起来。

  “她儿子也可以说是你的儿子呀,想不想和他也乱一把?”

  “当然想啦。不过他每次来看他爸爸见了我都很腼腆,我怎幺上手呀?”

  “我有个办法成全你。”我把已经想好的计划告诉她。

  “太好了,到时候看我的手段吧。”她越来越兴奋,我也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她大叫着又一次高潮了,我猛插了几下在她的阴道深处喷射了。

  这时,客厅传来小音尖声浪叫:“啊……我来了!”

  我和小音回到家已经11点多了,我们躺在床上回味刚才的情景,本已平复的兴奋情绪又燃起火焰,小音说:“我要你象肏燕子一样也抱起我来肏一次。”

  说实在话,今天和燕子的一场激战我已经筋疲力尽了,现在虽然鸡巴又硬了,但还是觉得有点体力不支。

  “知道你没过足瘾,让你的小种驴肏你吧。”我故意逗她。

  “你们两个一起肏才过瘾。”小音说这话没有一丝的羞涩,看来经过换妻的洗礼她的淫荡更彻底了。

  “乱伦3P!好创意。”我立刻兴奋了。我让小音先过去,等火候到了再叫我。

  儿子赤裸着在书房上网,小音悄悄的进去,儿子杰文知道她来了,但仍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妈妈,你来看,包你刺激。”

  小音趴在儿子背上一看,一个40来岁的漂亮女人跪在地板上和一个男孩肏,嘴里含着一个中年男人的鸡巴。

  “这是爸爸妈妈和儿子玩3P。”杰文说。

  看到这个画面,小音淫荡的欲望更加难于遏制,情不自禁的握住儿子硬棒棒的鸡巴:“小种驴,想不想也这样玩?”

  “当然想啦,可是他……”儿子用手指一指我们的卧室。

  “他个老骚驴早巴不得呢。”小音说着脱下睡衣。

  “哇!我的幻想终于成了现实。”儿子兴奋的跳起来抱起妈妈在地上打转。

  小音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学着燕子的样子把腿跨在儿子的腰间:“这样可以插进来吗?”

  儿子无师自通的端起妈妈的屁股,鸡巴在屁股沟里胡乱的顶着,终于找到屄眼插进去,而后双腿微屈用力的一下一下的挺着屁股,妈妈的身体随着挺动上下颠簸。

  “老公快来呀!”

  听到小音的喊叫,我知道她们已经进入状况,便来到书房。

  “你看,儿子也会这样肏呢。”小音兴奋的对我说。

  “好的很,杰文,用力肏这头骚母驴。”我拍拍他的肩。

  杰文向我作一个调皮的鬼脸,屁股挺动的更有力了。一会儿工夫,她们都气喘吁吁了,杰文把妈妈放倒在写字台上,把妈妈的双腿扛在肩上,站在桌边象推小车一样肏着,小音的头在桌子的另一边垂下来,我凑上去,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她更加兴奋了,喉咙里发出“啊……啊……”的闷哼声。

  杰文被这淫乱的场面刺激的满脸通红,抱着妈妈的大腿肏的更疯狂了,突然,他“哇”的一声大叫,在妈妈的屄里喷射了。我们调换位置,我把暴涨的鸡巴插进屄里,杰文的精液被我的鸡巴挤出来流淌在地板上,小音嘴里塞进了杰文的湿漉漉的鸡巴。

  家庭淫乱持续到了凌晨两点,大多数时间是我做场外指导观看她们母子的花样表演。我们三人赤身裸体在一张床上一直睡到中午,午饭也是光着身子吃的,因为我们之间不必在避讳什幺了。吃过饭在一起看电视,杰文躺在妈妈的大腿上摸屄,小音也拂弄儿子的鸡巴。杰文的手机发出短促的丁冬声,我知道是燕子按我的计划发来的,我心里一笑:“又有好戏了。”

  杰文看过短信说:“燕子阿姨要我去帮忙装一个软件。”

  而后穿上衣服就走了。我赶快到书房悄悄的给曹力打电话,说是来了几个朋友要打麻将,让他立刻赶过了。不到半小时,门铃响了,小音赶快去穿衣服,我拦住她说:“不是别人,是曹力,有什幺不好意思的呀。”

  曹力进门看见我们先是一楞,继而大笑:“我肏,好浪漫呀。”

  “你怎幺来了?杰文不是去你家了吗?”小音问。

  “哦,听燕子说是帮她装什幺软件的。嗳?不是要打麻将吗,人呢?”曹力环顾着问我。

  “谁打麻将,你们搞什幺鬼?”小音不解的看看我们。

  “我是看杰文走了,给你个机会。”我坏坏的看着她和曹力笑。

  “什幺机会?”小音似乎明白点什幺了,暧昧的一笑。

  “我们两个一起肏你呀。”我对曹力挤挤眼。

  “好呀,前后两老公,新旧一老婆,双龙戏凤呀。”曹力兴奋的两眼放光,立刻脱衣服。

  我和曹力轮流肏着小音的时候,燕子和杰文的淫荡戏也开场了。

  燕子刻意穿了一件薄如蝉羽的睡衣,杰文的目光贪婪的在她全身游动,她给杰文递过饮料,杰文竟愣愣的毫无知觉。

  “傻小子,看什幺呢?”燕子拿饮料在他眼前晃。

  “哦……没看什幺。”杰文神情有点慌。

  “阿姨漂亮吗?”燕子故意抖动几下肩膀,奶子颤巍巍的充满挑逗性。

  “阿姨好漂亮。”杰文隐约感觉出燕子在诱惑他,神情镇定下来。

  “哪最漂亮?”燕子靠近杰文。

  “当然是这里啦。”杰文被诱惑的冲动了,大着胆子握住燕子的奶子。

  “你个坏小子。”燕子嘿嘿笑着倒在沙发上。

  “我今天就坏个样子给你看。”杰文把燕子的睡衣撩起来,趴在燕子身上嘬住了粉红色的奶头,手掌抚弄着屄毛。燕子轻吟着扭动身体,杰文的舌尖游遍她的双奶,手指在两片阴唇间滑动。舌尖顺着小腹向下轻扫,手指插进了水汪汪的屄眼。燕子默契的配合着,高高的抬起双腿,杰文的舌尖找到了圆润的阴蒂旋转拨弄。

  “啊……啊……,好棒的舌功。”燕子被玩弄的全身酥、痒、麻、软。

  杰文很快的脱光衣服,把鸡巴凑在燕子嘴边:“给本少爷玩点口活。”

  燕子含住他的龟头,舌尖在冠状沟环绕着扫动,在马眼上拨弄。

  “哇!好舒服。”杰文撮嘴挤眼的叫着。

  燕子也玩起了九浅一深,浅嘬龟头、深吞入喉,反复交替着。

  “好阿姨,好口活,我服啦。”杰文舒服的全身打颤。

  燕子仰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腿:“小种驴,阿姨的屄好痒,快来肏我。”

  杰文挺着鸡巴一插而进,闷着头一股劲的狂插。

  “好个小种驴,肏死我了,肏死我了!”

  杰文昨晚射了好几次,所以今天狂肏了好半天还没有要射的感觉,他端起燕子的腿,燕子搂住他的脖子,身体成斜角,两个人默契的配合着耸动身体,“啪、啪”声、喘息声、浪叫声汇成了交响乐。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了,燕子平平的趴在床上,翘起屁股,杰文骑坐在她屁股上又肏了好长时间,燕子又一次紧缩阴道大叫:“上天了!”

  杰文也吼叫着喷射了。

  事后,大家都知道了我们五人之间发生的一切,于是就开始了五人大联欢,整个国庆长假,我们都沉浸在乱伦换妻的淫乱中。

  老婆小音的侄女芳芳和她的新婚老公小宋来我们里旅游度蜜月,住在我家。芳芳那丰乳圆臀、细腰长腿着实惹火,让我淫心大发,小音看着小宋高大健壮的身躯也是春心荡漾。我别有用心的把他们安排在那间阳台与客自回到厅阳台相连的卧房,而且把窗帘拉的留下一条缝隙。

  当我们在卧房,我就叫着芳芳的名字搂住小音,小音也叫着小宋的名字,我们很快进入角色投入的玩起来。芳芳的卧房里传来隐约的浪叫,我和小音停止游戏,悄悄的从客厅的阳台来到她们的窗根,从那条预先留下的缝隙往里看。小宋正架着芳芳的腿,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

  “啊……啊……用力呀!我的屄好痒!”

  “老公,你的鸡巴顶住花心了,爽呀!”

  芳芳圆滚滚的屁股一挺一挺的迎合和鸡巴的抽插,淫水顺着屁股沟往下淌,